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anli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人、导演、独立制片人。从事电影、电视纪录片、广告宣传片项目的策划和制作。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过黄叶飘零的道路——《走进毕节》拍摄散记  

2011-11-16 17:2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的那次离别也是11月,正是黄叶飘飞的时候。那是一次艰苦、漫长的拍摄、采访,我们前后四个月的时间几乎走遍了黔西北的每一个山寨,那里的山山水水还有那些淳朴善良的乡亲,已经成为我记忆中最常翻阅的一个篇章。这次采访转眼之间过去很多年了,很怀念那里的朋友,他们还好么?他们在哪里?他们还记得我么?下面是当年陪同我们的一位女孩儿写的一篇短文,把它放在这里算作是对那段时光的一丝怀念吧!

 

走过黄叶飘零的道路

                    ——《走进毕节》拍摄散记

在这个初冬季节,《走进毕节》摄制组到了毕节地区的最后一站——毕节市,多方展现了毕节市的风物及发展,作为宣传工作人员,我为我们将有此纪录片而感到骄傲;有幸陪同采访,让我也感受到了他们的敬业与艰辛。在唠唠叨叨中,我记述下了其中一个摄制组工作和生活的点滴,和那些关心、关注我们自己的纪录片的朋友们分享。

黄叶飘零的道路

一周后,当我再次从那条路上经过时,黄叶飘零的热闹景象已不再了。那时,中央电视台《走进毕节》摄制组的朋友们已经离开了。然那热闹却久久蛰居于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天是摄制组进入毕节市拍摄的第一天,冬日的太阳暖洋洋地照射着大地;冬日的风呼呼地带着些许寒气。

车辆在蜿蜒的乡村公路上行驶,我在车上迷糊着,突然编导单立说下车吧,我们拍拍公路。下得车来,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晨光中,公路旁边一排高大的杨树在风中挺立着,劲风过处,漫天黄叶扭动着婀娜的身姿在空中翩飞,下坠,下坠……突然置身于漫天飞舞的一片金黄中,我竟惊诧得无以适从。摄影师刘闯急忙架好三角架,将这场艳丽的美景悉数收藏。单立又调动车辆,让我们的越野车从满地的黄叶上飞快地碾过,飞驰的车轮卷起落叶,让落叶再次剧烈飞舞。这也许就是我们前进的步伐,也是我们这片土地前进的步伐,我想。

橙满园的橘子红了

单立说,橙满园这个地方真可以拍一个电视剧了。而我觉得,橙满园是个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地方,那种错觉是让人真想在此租上两亩土地,种上几十株柑橘树,永不再回到喧嚣的城市。橙满园的橘子红了,红色爬满了赤水河边,爬满了小村庄的坡坡坎坎,也爬上了果农们的脸颊。是赤水河得天独厚的阳光孕育了这片丰蕴的红色。

刚进果园,摄影助理吕微便迫不急待地支好脚架,近景、中景、远景,刘闯把镜头从不同角度对准了这个硕果累累的果园,单立边指挥刘闯调准角度,边拿出相机将这份丰收的喜悦尽收。我小心地摘下一个橘子,拾阶坐下,望着遮掩在橘林中的农家小院,望着远处静如处子般的赤水河,在深深的呼吸中,似乎嗅到了阳光与橘子交融的清香,那种恬静让人沉醉。

菜花蛇的出现给了摄制组一个欣喜。这是一条不慎掉入水沆的大蛇,有2米多长,身上那斑驳的花纹确如春天里盛开的油菜花。大概是感激大家的救命之恩,当我们用木棍将它救出,在单立和刘闯的镜头下,只见它妖娆地扭动着身躯,慢慢地爬上近处的一株橘子树,并且不断变幻着姿势,配合着完成了近一个多小时的拍摄,让大家兴奋不已。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一条蛇,却忘了恐惧。

土司庄园那厚重的历史大门

吱呀呀地,大屯乡土司庄园那扇厚重的历史大门在刘闯的镜头里打开了,我似乎看见了一个年迈的彝族老人,穿着华丽精致的服饰,从遥远的年代里缓缓走来。

依山而建的土司庄园是肃穆庄重的。远景中的土司庄园站立在半山腰中,在周围现代建筑的的对比下,更显其鹤立鸡群了。我喜欢远景中的土司庄园,让人产生无限遥想。在近景中,刘闯把镜头对准了东花园、粮仓、绣楼……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我触摸这些细节,不很精致,却让人感受到了那一页历史的厚重。单立则流连于花园小径、亭台楼阁,细细地考究它的历史以及其中蕴含的文化底蕴。

重燃炼钢之火

那土窑高高地耸立在山尖,从远处看,一如战时的碉堡抑或是童话里的城堡般。远远近近的几百个村民早早地来了,想一睹大炼钢铁时期的熊熊烈火,更想亲眼看一看电视是怎么拍成的。在编导单立的念想中,那一组镜头应在夕阳西下时,熊熊大火和残阳遥相辉映。幸而天从人愿,当我们赶到时,太阳还挂在天边,柴油和柴禾已准备完毕,就等导演的一声令下了。

要拍土窑的远景,又为了赶在光线尚好时将拍摄工作全面完成,刘闯和吕微提着几十斤重的摄像机和三角架从这个山头奔到另一个山头,在他们粗重的喘息声和如雨的汗水中,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敬业与艰辛。

将人群疏散后,随着单立的一声令下,熊熊大火在土窑中点燃,烟雾随即在空中升腾。穿上草鞋的村民肩负着重重的柴禾,在导演的指挥下鱼贯而入,脸上却藏不住第一次上镜的笑意。“不许笑,不许笑。”导演不满地叫道。村民们又发出乐不可支的笑声。在笑声中我突然想到幸而大炼钢铁的这把烈火没燃烧到今天,否则我们的生态又将遭受何种灭顶之灾!

阿里木的羊肉串

阿里木的故事是我们在车上说给单立听的,对于要不要拍摄阿里木,单立显得相当谨慎。他说咱们先去看看吧。于是在那个微冷的夜晚,我们一群人围坐在倒天河边一个温暖的烙锅旁,在嗞嗞声中,一边享受着羊肉串的美味一边听阿里木叙说他的故事。

为生存从遥远的新疆而来,又为了众多贫困学生上得起学,他把所攒的钱悉数捐出,因得不到理解,36岁的年龄至今还没有成家,也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阿里木的力量是有限的,但这个小人物无疑也是可爱的。”单立说。摄制组经过慎重考虑,还是决定拍摄阿里木。

在对阿里木的日常生活进行拍摄中,我深深体会到这个看起来乐观的外乡男子的不易,出租屋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了:一张简单的木板床,一个放锅碗的小桌子,再有几把小椅子就是全部家当了。阿里木宝贝似的从床边抽出一面锦旗展示给大家,那是在大方县进行捐赠时当地政府给的,他脸上自豪的表情让摄制组给予了他最深刻的理解。“阿里木确实太不容易了。”单立感慨地说。在阿里木号称全国最漂亮的烤厢前,这个外乡人孤零零地站在初冬的幕色中,用他的善良和爱温暖了一群群需要爱的孩子们。

家宴

相对于几天疲于奔命的拍摄工作,“家宴”应是摄制组最温情的一幕了。拍摄工作接近尾声了,跟随了摄制组一行两个多月的熊君决定请大家去赴家宴,单导吩咐熊君买了猪排、香菇、粉条、大葱等,等他为我们奉献一道东北大餐。这顿家宴我属特邀之列,熊君说非我不愿请你,只是担心单导的手艺能否让我们的胃适应得了。对单导的手艺我当然也没抱太大的期望,纯粹抱着好玩的心理参加了,但看到这个大男人在熊君狭小的厨房里洗菜、切菜忙出忙进的样子,我想他是决定让我们大干一场了。

我估计炖排骨是单导的招牌菜之一,并不像我们这儿的清炖或红烧,洗净的排骨在高压锅里放入少许的水,几个红辣椒,二两白糖,几颗大葱,又放入很多的酱油、醋(直放得我和熊君直瞪眼),再放在大火上炖上十多分钟就行了。当然,最让单导郁闷的是忙晕了的熊君竟忘了买香菇,否则就更好吃了,单导遗憾地说。

青椒土豆丝是招牌菜之二,其特色恐怕是放上很多的白糖和醋了,我在客厅里远远地看着单导把油烧得直冒烟,把一大盘青椒土豆丝倒进去的刹那,怕被油溅着,自己却跳出多远,然后不停地加入白糖和醋,与熊君交换了一下眼色,我们想这顿饭真是完了。

招牌菜之三:蛋花汤。打了几个鸡蛋,调一下,再放在铁锅里炒,炒熟后倒入沸水中,放上小葱,倒入半斤醋。搞定。

招牌菜之四:猪肉炖粉条。这道菜远不如想像中的复杂,我想单导也是简化了程序的,粉条是主角,再放入一些先前炖好的排骨,大白菜,二两白糖,三两酱油,几个红辣椒,放  在火上熬着。行了。

吃吧,吃吧。单导殷勤相劝。把筷子先伸向哪呢?排骨好吃。单导介绍。犹豫着把筷子伸向排骨,先闻闻,还能承受,放入嘴里,还真是有一股子特殊的香味,连吃了五六块,味道确实不错,但对于我的口胃来说,是稍嫌甜腻了。青椒土豆丝,又甜又酸的,不爱。蛋花汤,酸酸的来上一碗,开胃。炖粉条,还不错,用我和熊君的话说,没啥怪味,能吃。当然,整个晚餐最得意的是大厨师单导了,一改连日的倦容,得意洋洋地把他的招牌菜评点个遍。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